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他们说当华工可以剪掉辫子
    我就剪掉了嘛

  • 0
  • 5
  • 0
  • 2.8k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0
    许多日本女人都爱喝我的豆浆,我自己老实本分,不愿多产,她们有的会像贪婪的小孩做出舔碗的动作,对此我当然很快乐,可我始终不愿多产,有的要高价买我也不愿意,她们变着法子要让我愿意
  • 0
    说好的是唐人街,来到这边写着中华街,有点冒牌的感觉,以后的日子里才明白这是东洋人自己的叫法,刚来这一个月,总有个老板模样的人,不住夸我幸运,去别国的华工有的割鼻子掉耳朵什么的,我自己也觉得高兴,有时候没要老板钱,有时候老板会给我一些洋货,虽然我不爱这样,我心里是想每天按时做完工就走,拿到固定的钱就好,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,我还想回去口述叫人帮我写成一本书,可是不和人打交道生活怎么能有花样呢,那就让别人有花样吧,我长这样估计也没人看得上
  • 0
    这些年虽物质贫乏,但家里面却教育很多,使我觉得没老婆也应该做点事,此次出国就是为家里赚钱,其他不敢也不要多想
  • 0
    这也是家人的意思,在唐人街给人磨豆浆,哪国呢,说是东洋呢
  • 0
    孤独的海怪铲屎官
    脑袋上的辫子没了,心里的辫子还永世长存
  • 幽暗的最高频道
    个人签名:我们走上了洼地!我们占领了戈壁!
    关注6 粉丝11 喜欢0内容2367
    未知

    分享文艺™

  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