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舅舅老爱说他是诗人
    其实就是一个低劣迟钝的段子手
    为了让我见识文字的力量
    在一个大暑天气他又洗脑他的朋友
    那时我还小,不知道这些人是教徒
    他光明正大坚定不移说自己就是洗脑
    在这个大暑天气顶着暴日
    他的教徒纷纷来到大桥下挖桥墩
    每个人手工用锄头掘啊掘
    挖了三天三夜,个个快活极了
    舅舅在现场喇叭不停羞辱他们
    骂他们是神经病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545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  幽暗的最高频道
    个人签名:我们走上了洼地!我们占领了戈壁!
    关注6 粉丝11 喜欢0内容1853
    未知

    分享文艺™

  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