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左爷爷又喝多了
    拿起酒瓶碎了一地
    对我来说是恩情于他而讲只是任务
    我也知道自己今后要如何思想
    失去网络照应神鬼也离我远去
    撤了吧,若有碰面也只在共和国
    某个平凡的角落,彼此都不留意
    我也正缓慢补习情感缺漏
    情感充沛以后就比较淡定
    我才不会像某些只想吓人的东西
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  • 1k
  • 盐和伤口

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
    分享文艺™

  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