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君王命我坐镇关山
    同情的势力在此盘根错节
    有年冬天我生病了
    只有同情同情我,送来了药
    又一年粮饷短缺,我杀了战马
    寒冬腊月,和同情一道吃马肉
    我和同情达成共识
    就让关山情谊一直连绵
    这辈子永远留在此地

    未知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540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
    分享文艺™

  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