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大年初二晚上我去找全中国真厉害的说话写字唱歌喝酒
    我们喝完酒打着酒嗝继续喝茶
    三人有些呆
    老罗说手机做成这样他想跳楼
    我说理想主义并没错
    左爷爷说给不了什么了准备组断臂乐团
    我说艺术比的是心灵
    韩寒说赛车到最后居然玩起模型
    我说你大车开得nui逼哄哄呢
    之后我开始感概
    要不是韩哥对强权游刃有余的嬉戏
    老罗初生牛犊对世界的拳打脚踢
    左爷爷把花白胡子长在肉里的音乐
    我不会找到我的阿树妈的
    即便在未来十年不发一言一语
    很多事情都忘记了,但是感觉永远都在

    未知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485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  幽暗的最高频道
    个人签名:我们走上了洼地!我们占领了戈壁!
    关注6 粉丝11 喜欢0内容1686
    未知

    分享文艺™

  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