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那年寒冬禁令成了笑话
    南山桥头警车闪烁着
    人们把普天下所有鞭炮都运到这里
    碎纸屑堵塞了大桥两边的护栏
    我在桥上走着若隐若现
    人群抛来一顶状元帽刚好套住了我的头
    我奋力挣脱却无济于事
    我的农村友人阿树妈用芦苇杆挑着两个荔枝踏雾而来
    我热情邀请到我亭上的阁楼
    阿树妈说只要你想吃南山的荔枝园冬天也能够有荔枝
    可是十年吃一次我宁愿不吃了,说完我吃掉了两粒荔枝
    扔到江里的果皮幻化成一只一只小舟

    未知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551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  幽暗的最高频道
    个人签名:我们走上了洼地!我们占领了戈壁!
    关注6 粉丝11 喜欢0内容1577
    未知

    分享文艺™

  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